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刺青 av 女優,新手必看

在一处早餐店里,我细嚼慢咽着依然烫嘴的小笼包,一边紧了紧怀里的十万块钱,一边在回想这整件事中的种种历程。

   从一开始知道被骗,到最后忍辱负重,又几经辛苦用尽手段,才终于将这十万块钱拿到了手中。

   在很多地方,我依然幼稚的可笑。

  甚至于经常茫然失措,想不到任何办法去补救。

  要不是找到了赵飞和罗筱,只怕我现在要么被迫签字,要么就已经跟徐浩和梅香撕破了脸皮,不管是哪一种,房子都不会是我的,怀里的这些钱也不会是我的。

   我一边在检讨得失,一边又不禁生出些许庆幸,以及报复后的愉悦感。

   最后的最后,这钱还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即便还要分成两万块给赵飞他们,我依然还剩下八万。

  十五六万的房子只剩一半的钱,教训虽然惨痛,却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而且我的手脚也做得干净利索,梅香走了,即便她知道了这钱被我掉包,以后也不会再回来,更别说回到村子里去。

   给她的那些钱,除了第一张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给死人花的冥币,是罗筱和赵飞之前就已经帮我准备下的,一是怕黄彪他们事后可能翻脸,二就是为了应付梅香。

   梅香最后还是选择了背叛我,虽然一个女孩子带着一千多块钱去往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只怕凶多吉少,但自己造的孽总要自己承担,我给过她机会,她自己不自爱又能怪得了谁。

   “一千块钱就当我买了你的处女膜吧。

  ”我不无恶意的遐想,心中更是涌动着一阵阵莫名的快意。

   老实人不能总是受欺负,真的逼急了,也是会跳起来咬人的。

   对面银行的门已经开了,我吃下最后的两个小笼包,又把豆浆给喝了,结了账后便带着十万块钱迈步走入银行。

   银行的柜员也才刚刚开始上班没多久,这是一家支行,规模也不算小,(玉米地做爰全过程)门口有保安站着,让我更多了几分安全感。

   因为来得早,所以很快就排到了我。

   “你好,你想办什么业务。

  ”窗口坐着一个打扮的极为精致美丽的女子,她穿着银行职员的职业套装,银行规格高,红黑相配的套装倒有点像是空姐的衣服,让我不由得眼睛一亮,多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似乎是我的目光太过直接,女人柳眉微蹙,她的眼睛极是好看,水汪汪的仿佛含着情意绵绵的秋波。

  她皮肤白皙,肤如凝脂,一张小嘴画着淡淡的唇彩,格外勾人。

  虽然是坐着看不清身材如何,但光是看她纤瘦的身形和那鼓囊囊被衣服包裹着的前胸,就可以知道她的身材应该也是极好的。

   还真是个迷人的尤物,梅香跟她比起来,还真的就是一个村姑。

   我心里不自觉的做着比较,却也总是有种异样的错觉,眼前这女人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偏偏她这般俏丽精致的都市白领范丽人,我以前应该没有接触过才对。

   “这位先生,你到底要办什么业务”见我呆呆的坐在那里看她,女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哦,我要存钱,你帮我重新开两张卡啊不,三张,你帮我开三张吧。

  ” 女人职业化的笑笑,但低下头时,还是让我听到了她声音不大的抱怨:“钱没多少,卡倒是开的不少,真当自己是谁啊。

  ” 我的脸微微一红,好在我人长得黑,皮肤也粗糙,倒是没被人看出我的窘迫。

   想了想,我道:“要不开一张也行,就帮我开一张吧。

  ” 开三张本来是准备直接给赵飞和罗筱一人一张银行卡,但我后来想了想,这些银行卡都要实名开具的,我随随便便把我的银行卡给他们,好像也不太好,为免了以后麻烦,干脆还是给他们现金好了。

   但我这想法这银行里的女人却是不知道,她更加不耐烦了些,语气都变得有些冲:“到底是三张还是一张,你想清楚了没有” 我老实道:“想清楚了,就一张。

  ” 她白了我一眼:“要存多少。

  ” “存存八万吧。

  ” “多少” 女人惊呼了一声,随后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忙收了声。

  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原本板着的脸上倒是挤出了一丝笑:“看不出还挺有钱的,现在的农民还真是厉害。

  ” 她似乎是在自说自话,我装傻听不懂的笑笑,心里倒是觉得她笑起来挺好看的,或许她是被我有这么多钱给震住了,钱果然是男人的腰,有钱腰杆子就挺的起来。

   女人开始熟练的帮我办卡,看着她清新动人的模样,我的心倒是有些痒痒起来。

   以前电视里不是也常演,男人有钱了,女人自己就靠上来了。

  会不会我现在有钱了,这个银行里的女人,也会看上我 看着她的樱桃小嘴和那银行柜员制服下饱满的酥胸,我心里不由得一阵燥热,昨晚辛苦了大半夜的骡子,这会竟又不知死活的开始蠢蠢欲动。

   点钞机哗哗的点着钱,很快,清点完毕,她又让我连续输入几次密码后,便把办完的卡给我递了过来:“一共八万块钱,你拿好了,以后取钱可以去银行外面的取钞机上取。

  ” “我知道的。

  ”我伸手过去,鬼使神差的,竟是大胆的趁机抓了她的小手一下。

   她吓得忙缩回了手,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她也不便在工作时胡乱发火,瞪了我一眼,带着火气道:“你的卡已经办好了,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可以走了。

  ” 生气都这么好看,果然是镇子上的女人。

   我有些渴望的咽了口唾沫,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或许是食髓知味,又或是男人当真有钱就变坏,现在的我,似乎的确变得大胆了很多。

   虽然心中有念想,但我这会还有其他事,自然不会真的精虫上脑去做出什么蠢事来。

   很快我便离开了银行,带着两万块现金和新办的银行卡去找赵飞和罗筱,只是这会的我却并没有察觉,那柜台后的美丽女人,在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时,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半个小时后,我敲响了赵飞家的门。

   门开,但出现在门前的不是赵飞,而是罗筱。

   只是一眼,我便有些目瞪口呆。

   一身红色的睡衣,睡衣单薄的都几乎半透明了,透过睡衣,能清楚的看到罗筱里面穿着的一件黑色胸罩。

   春光乍泄,又是我暗恋多年的对象,我目光痴痴的望着她美好的身体,一时间竟是忘了掩饰。

   “哎呀,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罗筱脸红红的忙用手挡住前胸,作势就要往里面走。

   “骡子来了啊。

  ”赵飞从身后将罗筱半抱在怀里,见罗筱挣扎着要去换衣服,哈哈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又没露点。

  骡子是自家兄弟,就这么穿吧,没事。

  ” 说着,一边把我让进屋,一边拉着罗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罗筱将一个抱枕拿来抱在怀里,这才感觉好些。

   一旁的赵飞搓着手,满脸是笑的看了眼罗筱,揶揄道:“我就说吧,骡子最讲信用,肯定不会骗我们的。

  ” 罗筱同样心情很好,妩媚一笑,如同花般灿烂:“昨晚又是谁整晚都睡不着觉来着,现在还怪我喽” 此刻穿着居家睡衣的罗筱,却不知道自己这会有多么迷人,她慵懒的风情和妩媚的眼神,都让我不禁有些怦然心动。

  但有赵飞在旁,作为他的朋友,我自然是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心里更是暗暗告诫自己,赵飞他们这么信得过我,我要是还对罗筱有不轨之心,岂不是当真猪狗不如了 正当我正襟危坐时,赵飞却突然开起玩笑来。

   “老婆,你那么漂亮,是个男的都会睡不着的,我恨不得一晚上都不睡觉抱着你玩。

  你说是吧,骡子” 赵飞这突然而然的暧昧玩笑,说的我一愣,旁边的罗筱则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娇嗔着怪他乱说话。

  偶尔飘过来看我的目光,却是妩媚娇俏的让我忍不住心头发紧,忙低下头去不敢多看。

   “哈哈哈,骡子还害羞了。

  骡子你不都尝过女人味道了吗,怎么还那么老实,你倒说说,梅香那婆娘味道怎么样,昨天我撕她衣服时,别说另外那两个哥们,便是我看着都有些眼馋。

  ”

邱兰馨羞答答的低下头,小声道,“你松开手,我来教你。

  ”老马闻言,连忙将邱兰馨的手松开,并掏出身上的那款老式翻盖手机,不解的问,“兰馨,你帮我瞧瞧?”邱兰馨“扑哧”一声笑道,“马叔叔,你这手机早过时了,要用智能机才行!”说完,她拿出自己的触屏手机给老马演示,当手机屏幕播放出那种火爆的影像时,老马瞬间口干舌燥,身子不由的有了感觉!“这女演员还没你漂亮,你看她的身材,都没你好……”老马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身旁的邱兰馨,在这种极度暧昧的气氛下,浑身燥热……“咦,怎么不动了?”手机影像突然暂停,老马郁闷的扭过头去,恰巧发现了邱兰馨火热的目光。

  意识自己失态,邱兰馨的俏脸登时飞起了两朵火烧云,她赶紧凑过来调试手机,嘴里支支吾吾的掩饰。

  “我,我看看,这,这不会是断网了吧。

  ”此时,老马把手机抱在怀里,看着邱兰馨的葱指在屏幕上点击,一股浓郁的女人气息扑鼻而来,老马心底的那簇火焰顿时燃烧了!由于两人挨得很近,邱兰馨柔软的上身,时不时的蹭着老马的胳膊,柔软的触感让老马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兰馨,手机经常会这样吗?”老马嘴上问着话,胳膊却情不自禁的贴过去。

  感受到老马细微的动作,邱兰馨微微一颤,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马叔叔,你、你先看吧,我回屋休息了。

  ”调好手机,邱兰馨红着脸起身,再不离开,她都不能自已了。

  “你别走啊!”老马下意识的伸手拽了一下,竟然将她拉入怀里。

  “啊!”柔嫩的娇躯坐上老马的双腿,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两人都忍不住轻哼了起来,强烈的触感,让彼此像火山一样爆发了!老马忍不住伸出了双手,邱兰馨媚眼如丝,双颊绯红,销魂的嘤咛着。

  “嗯……我……我想……”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

  ”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赵雅婷在嫁给牛大江之前,是市中心一家音乐会所的DJ公主,就是那种包厢里陪客人唱歌跳舞的小姐。

  这种女人久经沙场,练就了一身本领,先不说衣着暴露、搔首弄姿,光是那一颦一笑,就能分分钟把男人的魂给勾走。

  这会儿,赵雅婷在客厅里和老马单独相处,每一个举动都似乎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就连任意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都是火辣辣的,看两眼就让人忍不住流鼻血。

  老马抿了一口茶,尽量让自己保持稳重,可是眼光却时不时的往赵雅婷的身上瞟,那低的不能再低的胸口,里边的34D的轮廓清晰可见。

  赵雅婷弯着腰给老马的茶杯加水,宽松的领口垂直而下,那对被内衣包裹的雪白圆润,瞬间就暴露在老马的面前。

  老马的眼睛都看直了,难怪牛大江的头发越来越少,未老先衰。

  “老马哥,你别只顾着喝水呀,来,吃点水果!”赵雅婷笑起来很妖娆,伸出光洁的玉手,递给了老马一只香蕉。

  “雅婷太客气了,你搁那吧,我要吃自己拿。

  ”老马含蓄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咯咯!”赵雅婷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不吃我可吃了哦。

  ”说完,她故意用撩人的动作吃着香蕉,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老马咽下口水,身子顿时来了感觉。

  赵雅婷眼角的余光,早已发觉老马身下的变化,瞬间心神荡漾,朝老马挑了挑眉,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大长腿不禁微微相互磨蹭着……老马身子骨一颤,心中不觉咯噔了一下,“这女人不会是想要了吧!”这么一想,老马忍不住偷偷地望向厨房,牛大江就在里面,近在迟尺,赵雅婷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然而,不容老马多想,赵雅婷居然凑了过来,娇滴滴的说,“老马哥,你怎么老喝水呀,喝多了不想上厕所吗?”说话间,赵雅婷意味深长的盯着老马的。

  

完事之后,那人立刻就停止了动作,然后就不见了声响,李洁还没有反应过来,公交车内一片亮堂。

  出隧道了!李洁连忙整理好衣衫,低下头,却发现那老头拿着手机在李洁眼前晃悠着,干涸的嘴巴咄着手指。

  李洁一抹,顿时发现衣服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李洁目光转移到老头一直在他面前晃悠的手机,心想难不成他拍照了?!“什么味道啊?”这时周围一个人忽然捂着鼻子说道,李洁一愣,看向地面,已经多了一滩水,一股清新的味道从地面升腾起来。

  李洁周围没有位置,只能往老头那边靠了靠,以此摆脱那摊散发着羞耻气息的印记。

  “小姑娘……跟你男朋友挺好啊?”那老头见到李洁朝他靠近,顿时满脸褶子堆在一起,活像一朵绽放的菊花,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咧着嘴说道。

  李洁一愣,然后连忙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那人早已不见,然后转过头,辩解说道:“那人不是我的男朋友……”李洁最后语塞,说不出话,这种话她怎么说得出来。

  那老头听到李洁说的话,眼睛顿时睁大,“不是男朋友?难不成你……”李洁眉头紧皱,顿时后悔不已,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为什么要辩解,这么一说,不更加显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你想不想知道手机里面有没有刚才你们两个人的照片?”老头再次晃悠了一下手中的手机。

  李洁彻底慌了,如果那种照片流传出去了,她真的可以不用活了。

  “前面到站,跟我下去,要不然我就把照片给别人!”老头满脸邪恶。

  李洁不敢不答应,她只能点点头。

  中间那一段车程是全段车程唯一没有站牌的路程,因为太过于地理位置不好,也没有什么居民楼,所以之前就没有设置站牌。

  李洁和那老头下了车,载满了压力的公交车再度驶向市区,除了他们两个,没人在这偏僻的地方下车。

  这里没有建筑,只有树影疏密的山坡,老头下了车也不顾及什么,拉着李洁就钻进了山中。

  在离公路五十多米的山坡上,那老头迫不及待。

  李洁扭捏着身子,眉头紧皱。

  “随便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还在这装什么?”那老头挺着瘦弱的身躯,喘着粗气,露出大黄牙说着不堪的话。

  没几分钟,那老头就泄了劲。

  李洁趴着还没反应过来,就在这时,几声拍照声响起,李洁回头一看,就瞧见那老头拿着手机拍照,李洁瞪大了眼睛。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在隧道里面能拍照吧?不过现在,我手上才是真正的有你照片!哈哈!”老人用力的抓了李洁身子一下,然后摆弄着手上的手机,快门声不断响起……李洁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整个人的自尊像是被人踩在脚下碾压,一股怒气从脚底冲上脑门。

  李洁站起身,一把躲过那手机,然后狠狠的朝着老头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李洁整理好衣服,从始至终那老头一动未动,像是被打傻了一样。

  这一刻,李洁感受到强烈的自尊!一个女人的自尊!李洁走下了公路,搭上了下一辆公交车,现在已经过去了早高峰,所以空位很多。

  迟到肯定是迟到了,李洁紧张的心态反倒是放松了下来,她坐在座位上,看着还没锁屏的手机,图库里面一张张图片,李洁捂着嘴,一股难言的委屈涌上心头。

  眼眶通红,带着咸湿的泪,李洁亲手删除了每一张照片。

  她捂着嘴巴,看着窗外,心里一阵难受。

  下了车,李洁的心态才算好了一些,之前的她真的是崩溃了,她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那么懦弱,对,这一(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切都是因为她的懦弱而发生的!如果当时的她强硬一点,或者聪明一点,就不会上了那老头子的当。

  李洁调整好心态,然后进入了公司,刚到公司,跟员工打了一声招呼,她就被李昊叫进了办公室。

  这一次,李洁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前,没有再进去半步。

  李昊还是那么的英俊,但是那英俊的脸庞上却带着阴翳的神色。

  李昊朝着李洁走来,一把把门关上,然后和李洁面对面。

  “昨天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住的地方?”李昊的声音压的很低,像一只呲牙咧嘴的公狼。

  李洁心有些慌,喉咙动了动,说道:“他是我的房东……”听到李洁的解释,李昊那张阴沉的脸瞬间多云转晴,嘴角挑起一个迷人的笑容,他用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帮李洁整理本就规整的衣服。

  “公司觉得我业绩好,决定给我提拔一个秘书协助我,底薪一万五,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说着说着,那双手就放在了李洁的身上,很温柔的抚摸着,一点没有前天那模样,现在完全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

  一万五……李洁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李昊虽然没有说明,但是傻子也能听得出来,这是要做其他事情……“我考虑考虑……”李洁之前还决定做一个有底线的女人,可是面前突然间出现一块大蛋糕,只需要抛弃底线就可以获得,她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听到李洁的回答,李昊眼前一亮,再度靠近了李洁,手伸了出来……李洁当即就打断了李昊的动作,退到一侧,说道:“我说了,我会考虑的,李经理。

  ”李洁把李经理三个字咬的特别重,随后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李洁回到座位上,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还是有些发烫,回想这一天,实在是太过于荒诞了!她对公交车都快有心理阴影了!“李姐,你怎么了?看你很憔悴的样子?”这时一个声音在李洁耳边响起。

  李洁被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见柳依依那张笑眯眯的脸,李洁摇了摇头,“我没事。

  ”“李洁!原来我丢了好几天的戒指是你偷的!?”李洁刚低下头,一旁的柳依依顿时就大声叫了起来,整个办公区域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李洁看向柳依依,一脸茫然加惊怒。

  “什么戒指?”李洁看着变脸飞快的柳依依,惊疑不定。

  柳依依从李洁的文件夹里面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然后举得高高的说道:“你不用狡辩了!证据确凿!”“干什们?上班时间!”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插了进来,李洁看去,居然是刘宽!她感受到了阴谋的味道。

  “刘经理,李洁偷我的戒指!好几千块钱呢!”柳依依满脸委屈的走到刘宽的身边,声音那叫一个柔。

  刘宽顿时看向李洁,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火热,然后十分惊讶的说道:“什么?偷东西?作为咱们企业的员工!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企业的形象么?像你这种有损企业形象的害群之马,我就应该直接把你给开除了!不过么……”刘宽给李洁抛过来一个莫名的眼神,刚刚被李昊给提示过的李洁哪里看不懂,这意思就是让她去抛弃底线,然后挽留这个职位。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1791.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5454.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2328.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304.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4115.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549.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423.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c.aspx?7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