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浅 仓 彩音,新手必看

“农庄,我还真知道一处。

  ”大康便带着唐宇到了一家叫锦绣生态农庄的门口,这家农庄环境很好,十几幢房屋坐落在红花绿树间,像个大花园。

  “之前我跟村长来送过菜,你进去问问这家。

  ”唐宇也不客气,背着田鸡便从后门进去,到了厨房所在,见一个胖大厨正在忙着做菜。

  他便凑了进去。

  “师傅,收田鸡不,又大又肥的野生田鸡。

  ”那大厨抬眼看了唐宇一眼,不耐烦的道:“你这田鸡卖多少。

  ”“现在人工养殖的也要卖四十,我这纯野生的四十五。

  ”唐宇给出了价。

  大厨闻言,皱眉道:“切,四十五?那是上个星期的事了,现在行情变了。

  三十七,爱卖就卖,不卖就走。

  ”唐宇觉得太低了,道:“师傅,四十三。

  ”“三十七,多一分也不要。

  ”大厨拒绝。

  唐宇碰了一鼻子灰,准备离开找下一家,这家给的价格太低了。

  大厨扫了唐宇一眼,嘀咕道:“呸,连个回扣都不给,还想给我们农庄供田鸡,做梦呢吧。

  ”此时一个女的穿着职业套装,端着一盘菜走了进来。

  那曲线玲珑的腰腹被短裙包裹得均衡有致,引人想要一把握住。

  俊美的脸上化着淡妆,凤目中带着几分威严。

  十足的制服美女。

  “怎么搞得,这什么田鸡,味道不对,客人不满意。

  ”“付经理,咱们的野生田鸡吃完了,这是刚买的人工养的。

  而且又瘦又小,没有野生的入味。

  ”大厨愁着脸道。

  “尽快弄到野生,这次的客人是一个美食家,在餐饮界有很重的份量,人家特意过来吃我们的野生田鸡,要是不能让他满意。

  我们都得下岗。

  ”美女付经理道。

  见大厨发愣,付经理道:“你尽快再做来,就算高价从其他饭店买,也得给我弄回来。

  我先去应付着。

  ”说着便要从唐宇的篓子旁边挤过去,只是她脚下滑了一下。

  一下子摔到了下去,那职业短裙下面,顿时摔出一片迷人景色。

  唐宇感觉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直到脚下的田鸡跳走了,他才回过神来。

  “哇,我的田鸡。

  ”唐宇急忙去捉回田鸡。

  “怎么搞的,这地上那么滑,回头你们得好好打扫。

  ”付经理摔了一跤,非常的生气,但听到田鸡,顿时一喜问道:“你那什么田鸡。

  ”“当然是纯野生的田鸡。

  ”大厨看到跳出来的田鸡,皱眉道:“付经理,他那不是野生的。

  ”“喂,你不买我田鸡就算了,为什么说不是野生的。

  ”唐宇怒怼大厨。

  “就不是,我刚才看过了。

  ”唐宇怒了,这大厨想吃掉一部分价格,[这么就出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在前文就写清楚,比如第一次谈价格的时候,大厨看着主角离开的背影,内心吐槽,连个回扣都不给我,还想给我xx农场供田鸡?然后这下面的剧情就好顺了。

  ]从中拿回扣不成,现在竟然说这不是野生田鸡,气愤道:“哼,是不是野生的你我说了都(啊啊……)不算。

  不如这样,现场做一盘去,请客人品尝。

  ”付经理闻言,道:“好,就这样。

  快做一盘。

  ”大厨愤恨的瞅了唐宇一眼,只得乖乖的捉了几只田鸡去做,怕他搞鬼,唐宇亲自盯着他。

  很快一盘香喷喷的田鸡便端出去了,唐宇与大厨两人互瞪着。

  “一会好好说话。

  ”大厨恨恨的看着唐宇。

  唐宇根本不想搭理他。

  不一会儿,付经理拿着空盘子回来了,开心的道:“哈哈,太好了。

  客人对这田鸡肉非常的赞赏,还说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田鸡。

  让再上一盘。

  ”大厨顿时瞪着唐宇,唐宇无所谓的靠在一边的墙上。

  付经理盯着唐宇道:“你这田鸡怎么卖,我全收了。

  ”“六十一斤,少一分不卖。

  ”唐宇淡淡的道。

  “六十,你怎么不去抢?”大厨诧异。

  付经理瞪了一眼大厨,道:“能不能便宜点,我可是全收。

  ”唐宇淡淡的道:“我这可不是一般的田鸡,山野江河发源处,没有任何污染,纯天然的田鸡。

  六十一斤,一点都不贵。

  如果你们付不起这个价,那我倒别处去看看,总有识货的人。

  ”唐宇收拾背篓准备离开。

  付经理犹豫了一下,果决的道:“好,六十就六十,我全要了。

  ”“经理,这小子坐地起价……”大厨不忿。

  付经理瞪了他一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

  这田鸡能让那位重要食客赞不绝口,这个价值了。

  ”大厨不敢再废话,唐宇高兴的把田鸡过了称。

  “好喽,六十一斤。

  ”唐宇很开心,故意重复了一遍,大厨的脸都绿了。

  过称有二百一十二斤,一趟就卖了一万二千多块。

  “这是我的名片,还有这样的田鸡记得联系我。

  ”唐宇收到了钱,请大康吃了个午饭,然后便带着钱回到了家。

  还了七婶跟另外几个亲戚之后,手里还有两千,他留着备用。

  若是每天都能捉两百多斤的田鸡,家里的债,不出一个星期也就能还清。

  “叮咚!”唐宇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新加的李俊茂发来的。

  “你的田鸡卖了没有?好不好卖。

  ”后面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唐宇回道:“六十(元)一斤,一次全卖了。

  ”“哇,真的,你太厉害了,农留市场好像也才四十多一斤。

  ”李俊茂惊喜唐宇兴奋的道:“运气好,遇到一个识货的农庄经理。

  晚上到我家,一起庆祝一下。

  ”“好哒。

  ”李俊茂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

  唐宇正在三轮车上颠簸道:“我到学校接你。

  ”“不要了吧,天天去你家蹭饭,还要你来接,怪不好意思的。

  ”李俊茂羞涩,配了一个羞涩的表情。

  “没什么,家常便饭而已,你一个人在村里,除了去老校长家蹭饭,自己一个人吃多无聊。

  我们是校友同学,我巴不得你天天去我家吃饭。

  ”唐宇说着,到了学校门口。

  李俊茂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一会儿见。

  ”唐宇回了一个咧嘴大笑。

  不一会儿三轮回进了村,唐宇下车直奔村小学。

  “老校长,今天进城,顺道给你带点这个。

  ”唐宇拿出一条香烟给老校长。

  “哟,不错不错。

  唐宇,这回回来有什么打算。

  ”楼下唐宇遇到了老校长。

  “回来种两年地,搞搞乡村创业啥的。

  ”老校长皱眉道:“你是咱们学校第一个大学生,专业好像不是农林吧。

  这样一头扎进来,很难有成就的。

  还是去考个公职吧,将来跟小李老师成了,多让人羡慕。

  ”“校长,你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同学而已,他家这村的,多关照我而已。

  你老想哪里去了。

  ”李俊茂红着脸从楼上下来,翻着白眼报怨才校长,羞涩的不敢看唐宇。

  她一大早便起来梳了辫子,打扮得清秀靓丽,刚才又特意收拾了一下。

  “呀,小李,以前不怎么见你打扮,这一打扮真是太漂亮了。

  女为悦已者容啊。

  ”老校长笑得挤眉弄眼。

  “她一直都很漂亮啊。

  ”唐宇惊讶的道。

  李俊茂的脸顿更红了,娇怒道:“你们再这样,不理你们了。

  ”“哈哈害羞了。

  唐宇你可得加油了,以后常来学校坐坐。

  ”“一定,一定。

  ”唐宇看了眼破旧的村小学,这里曾是他儿时上学的地方。

  今天赚了钱,又有五行诀,意气横生道:“校长,等我有钱了,我要将这学校重新翻修。

  ”老校长闻言,开心的笑道:“好啊,看来我们这所村小学,也要沾沾小李老师的光了。

  ”

赵淮山又叫了一瓶洋酒,取了一个小瓶,往里面倒了些粉末,他看了看我,说:“嘘,我刚才买的,专门对付林萧这种辣妹,嘿嘿,待会让你女友跟林萧都喝了,那今晚我们可就翻天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兴奋地搓着手。

  这时女友跟林萧都换好了衣服,走了进来。

  赵淮山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两人身段差不多,戴上面具之后,一时间还真不好分出谁是谁来,不过她们都穿的超短裙,一双迷人的大长腿暴露出来,看得我也是心跳骤然加速。

  “先说好了,你们不许说话!否则小冬立刻可以分辨谁是他家那位,那我不是很吃亏?”赵淮山拍着手掌。

  说实话,连我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在女人面前的魅力,很难让人生出拒绝的心思。

  女友跟林萧互视一眼,点了点头。

  游戏开始了!“今晚我们玩个刺激点的,我们玩筛子比大(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小,谁输了,要么身上脱一件衣服,要么自罚一杯。

  当然,女生要是不愿意喝的话,可以请男生喝,不过嘛,要以一个吻为代价哦。

  ”赵淮山的提议,我自然不会反对。

  毕竟跟女友在一起很久了,虽然两人都扎了个马尾,身形几乎一模一样,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女友。

  游戏正式开始。

  第一轮,赵淮山打了个三点,而我甩了个六点,最大!女友也还好,甩了个四点,林萧则运气差了点,只甩了个一点。

  林萧有点玩不开,她选择脱了身上的丝袜,露出了那白嫩嫩的大长腿,看得我跟赵淮山都猛咽了几口唾沫。

  接着,女友输了一轮,她也选择脱了丝袜,不过她笑得花枝乱颤,弯下腰的时候,从裙子往上看,那胸脯的高耸露出了三分之一。

  不过,从第三轮开始,赵淮山接着连输了六把,他身上就剩下了一个小内裤,气氛顿时到了高潮。

  女友跟林萧手掌都拍红了,看她们兴奋的样子,恨不得再赢一把,让赵淮山最后一丝不挂。

  这游戏,谁最后输了,就算是最后真正结束了。

  我不由有些奇怪,以赵淮山的水准,不该这么烂的,可接下来才让我真正见识了他的技术。

  接连几把,他都以很惊险的点数,赢了女友好几把。

  女友脱掉了连衣裙和丝袜,身上只剩下了内衣和内裤遮掩。

  说实话,女友的身材真的很好,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多余的脂肪,看得我跟赵淮山都直了眼,原本我以为女友放不开,要撒个娇什么的,没想到她却咯咯笑着,一点也不生气。

  接着,我又连输了三把,不过我没选择脱衣,而是喝酒,赵淮山动了手脚的酒瓶我没碰,而是直接开了一瓶啤酒。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没多久我就昏沉沉的了,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躺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躺了一个女人,她全身都靠在我的身上,软绵绵的,摸起来很舒服。

  我以为是女友,在她胸脯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别闹,我不是你女友。

  ”林萧把面具摘了下来,昏暗的灯光下,她的俏脸通红,轻咬着性感的薄唇,细声说道:“嘘,别让他们知道我们醒了。

  ”我一愣,顺着她指的地方看了过去。

  我这才发现这个包厢有两个房间,因为我们都躺在外面的沙发上,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恰好能够看到在里面房间的虚实。

  里屋有一张小床,赵淮山怀抱着一个女人放在了床上,不,准确地说,应该是抱着我的女友。

  靠!我瞬间明白了什么,忍不住低骂了一声,想要起身去阻止,却被林萧给拉住了。

  “刚喝了酒,身上没力气,你阻止不了。

  ”我不信,使出了吃奶的力,才发现她的话是对的,我完全坐不起来,不由地很沮丧,麻蛋的,没想到赵淮山这家伙存心不良,居然打起了我女友的主意,而且我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搞在一起。

  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里屋,赵淮山的脸正贴在我女友胸前隆起的高耸上,好一会儿他才站起,把我女友的两条赤条条圆嫩修长的美腿给掰开,一边赞叹地道:“哇塞,你的腿真美。

  ”看着他手法娴熟的样子,我心里难受的要命,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友俏脸绯红,一脸渴望的放浪样子,我的小心脏不争气地猛烈跳动起来,感觉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不,不要!”我女友声音软绵绵的,似乎想要抗拒,但她的话无异于最浓烈的催情药,很容易刺激男人的兽性。

  果然,赵淮山嘿嘿笑着,并没有理会女友的话,反而双手开始在女友光滑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很快他的手指就来到了大腿根部。

  女友顿时就兴奋地嗯哼了起来。

  靠!我气得想要破口大骂,斜眼看了一旁的林萧,心里邪火一冒,顿时升起了报复赵淮山的念头。

  于是,我那双略显罪恶的手,缓缓地滑下了林萧的胸脯……

一个女人如果小穴太紧,而男人那个东东又太大的话,女人一定会痛叫出声的: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这是许多做爱过程中都有可能发生的情况,而男人听到这样的叫声会停下来吗?不会,他们会更加地亢奋,更加的卖力,这叫声简直就成了催情曲,让他们无法自拔,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木头啊,分开快一年了,这里风景依旧,什么都依旧,连煎熬的心也不除外,关于你,我是逃不开,避不了的.耳边总是会有你的消息,哪怕我躲在角落,哪怕我已泪流满面,那些声音还是像个怪兽一样把我紧紧抓着啃噬,把心啃空了也不松手。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今天这边的天气很好,也是周六。

  周六的工作很闲,加上明天休息,加上今天也要发工资,是个好日子,我想跟你分享。

  但我更明白,好聚好散才不负相爱一场,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所以不能将这些说给你听,但还是压抑不住那些如洪水猛兽的思念。

   听说你过得很好,其实也不只是听说,也眼见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终于不是两个人都在那么煎熬了。

  你幸福就好,希望她比我对你更好,希望(幼儿益智故事)她带给你没有那么多纠结,希望她没有带给你一丁点痛苦,不然我听说你过得不好,在我这抑郁的日子里更是雪上加霜了。

  希望你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如当初那么纯净。

  思绪很乱,不知道到底想表达什么,表达想念么?那也有点尴尬,毕竟时过境迁。

  表达祝福么?也有点不对,好像关于你的世界,我站在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是我站的位置。

  又似乎犯了抢取掠夺般的罪恶,思念就是刑法。

  我总是忍不住。

  在黄叶飘零的季节想起花开的样子。

  我总是忍不住,在街头独坐的时候,想起你在我生命里走过的样子。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黑糖话梅糖的味道和白巧克力的味道交错着,如果把两种一起嚼着吃,吃着吃着一定掉下泪来,真的是好吃到哭啊。

  我如果守在这里,是忘不了你的,一直在想寻个解脱,也许逃离了这里,应该会好过些吧,至少关于你的家什物件没有关于你的影子,至少不会诱惑我去想你。

   时光真的好残忍,带走了你,却忘了带走我,我在原地打着转转,画地为牢,快乐进不来,痛苦出不去。

  钗之韵去其世俗,没有牡丹的妖娆,菊花的暮秋,梅花的独艳,只有初春的一抹浅绿,淡淡着她的生机和温情。

  黑黑的学生头柔韧顺直,他的心莫名地不按常规地乱跳几下,这种感觉让他怎么能放弃共处的机会。

  他们走进聚餐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来的同时是敬谨。

  “各位请便,我只是想和你们吃顿便饭,别忘了宣传医药公司。

  ”“谢谢邹总。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邹总,我能坐这儿吗?”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子靠过来。

  “对不起,我们四人想叙叙旧。

  ” “那……改日一定给我机会哟。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这一幕使晶晶浸入梦幻的美感顿时清醒几分,自己怎么这样自不量力,也不拿镜子照照,潜藏的自卑让晶晶羞愧有无地自容之感。

  她示意了一下幼熙走进洗手间,用凉水冲洗脸对镜自照,除了年青光泽的一张脸外一无所有,出身农村之家的她甚至没有一件体面的衣服和好一点的化妆品,怎么有资格胡思乱想。

  她用水把凌乱的头发清理顺走出,一股风从走廊穿过,把刚理顺的头发又吹乱。

  今天异常的闷热,索性站在这儿吹吹迂回过来的风。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不管如何,两人最终是满意收场,男人尽兴,女人享受,所以,有经验的男人都不会听女人的痛叫声,反而会斗志昂扬,乘风破浪,最后以胜利结束!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7542.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6329.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443.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1996.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4521.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7386.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4482.html

https://www.cheap-personalized-bracelets.com/twa.aspx?2092.html